《了不起的测量员》

  • 绘本作者:凯恩琳·T. 佩利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5-09 09:22:47
  • 绘本分类:国外绘本
  • 播放次数:
  • 绘本风格:认知系列
  • 评论次数:0

内容简介

马格努斯是一个了不起的测量员。耷拉的耳朵,甚至是最凶猛的狮子,他都无所不测。可是,如此疯狂的测量也让他迷失了生活的方向,直到他遇见了一个小男孩……

《了不起的测量员》 国外绘本

绘本作者

凯恩琳·T. 佩利/文

S.D.辛德勒/图

常立/译

二十一世纪出版社

《了不起的测量员》全文

从前,有一个老人,叫马格努斯·马克西姆斯。他一个人住在镇上的一座老房子里,房子面朝大海,摇摇欲坠。他酷爱测量,可是不像别人那样测量平常的东西,比如腰围、腿长、小孩的身高,他更专注于测量不平常的事物。

他在房子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钟表和天平、温度计和气压计、望远镜和潜望镜……还有鼻梢架了一副眼镜,这样人就可以精确地测量食物的湿与干、近与远,也可以测量不湿也不干、不近也不远的一切事物。

“马格努斯·马克西姆斯是个了不起的测量员。”人们交头接耳地说。

除了测量,马格努斯还酷爱计数。可是他不像别人那样数平常的东西,比如钱包里的钱币、衣襟上的纽扣、蛋糕上的蜡烛、棒针上的针数,或者盒子里的巧克力。他更专注于数不平常的事物,比如蓝天上的白云、天竺葵的花瓣、鼻子上的雀斑、肚皮上的疹子,或者小圆面包上的葡萄干。

每当马格努斯把什么东西测量好,并且数清楚,就把结果记在小纸片上,把小纸片像标签一样贴在这个东西上,比如树干、驴耳朵,或者随便什么被他测量过的东西上。“认出谁是谁,弄清什么是什么,明白事物的短长,真是太棒了!”他说。

“马格努斯·马克西姆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测量师。”人们交口称赞。

有一天,一个巡回马戏团经过城镇。狮子从马戏团逃跑了,在大街上昂首阔步,鬃毛像棋子一样左摇右摆,尾巴像鞭子一样挥来舞去。人们慌得上窜下跳,左奔右逃,吓得瑟瑟发抖,魂飞魄散。甚至有人惊声尖叫,直往路灯上爬。

可是马格努斯朝着狮子径直走去,步履坚定,手臂高举。“站住!”他厉声喊。接着,他打开包,拿出一把卷尺和一个听诊器,对狮子命令道:“我测量的时候,你给我坐下来,保持安静!”狮子被这大胆的举动惊呆了,乖乖坐了下来,任由他测量。马格努斯量了量狮子尾巴有多长,量了量狮子胡子有多宽。他还数了数狮子鬃毛里的跳蚤。就在他带上听诊器准备数一数狮子的心跳时,驯兽师追过来,把狮子带走了。

马格努斯测量狮子的事迹不胫而走,传遍各城。人们把这事儿当作一个奇迹,为此打造了一座塑像,立在市政大厅的外面。在盛大的揭幕仪式上,气球飞舞,彩带飘拂,鼓乐喧天,市长宣布马格努斯成为官方测量师,就连女王也亲自来剪彩,还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说。

人们鼓掌欢呼:“马格努斯·马克西姆斯!真正了不起的测量大师!”

从那以后,他就成了这座城镇的官方测量师,他不得不负责温度、湿度、长度宽度等一切“度”的测量工作,甚至包括水母的摇摆“度”和痒痒的痒痒“度”。每逢周六上午,他都到城镇广场去举办一个“世界之最”测量大赛,那儿无奇不有,无“最”不测:从最耷拉的耳朵,到最恶丑的袜子

渐渐的,除了测量,马格努斯忘记了一切别的事儿。当他出去散步时,只顾着数经过的房子,却再也看不见黄蝴蝶在草地上为他起舞;只顾着数人行道上的裂缝,却再也听不到黑八哥在榆阴下为他歌唱。当他去参加朋友们的宴会时,只顾着数炖汤里的豌豆,却再也看不见朋友们眼睛中的笑;只顾着数馅饼里的樱桃,却再也听不到朋友们声音中的泪。

每晚睡觉前,马格努斯总是要数浴盆里的气泡、牙刷上的刷毛,或者睡衣上的条纹,数上好长一段时间,直到数睡着,总是来不及祷告和感恩。

一天早上,马格努斯站在厨房,数渔网上的网眼,数了一阵子后,他想要揉一揉眼睛,就摘下了眼镜,把眼镜放在身后的桌子上。不料他的猫跳上桌子一小步。“噼啪!咔嚓!”他听到了眼镜在脚下碎裂的声音。“天哪!”他长叹一声,“这下我非得去镇上买副新的了。”

诊所的眼科医生告诉他:“很抱歉,马克西姆斯先生,您的眼镜今天配不好,请您明天上午再来。”

“天哪!那我今天能做什么呢?”马格努斯咕哝道,“今天我不能测量任何东西了。也许我只能一直走到海边,去数一数波浪。”于是他漫步到了海岸边,坐在一块礁石上,准备开始数翻滚的波浪。就在这时,他觉得袖子被什么扯住了,回头一看,是一个小男孩伸出的手。

马格努斯马上把手伸进口袋,掏出卷尺,可随即想起了糟心事儿,又是皱眉,又是摇头,说:“唉,真不好意思!我的眼镜坏了,我没法儿测量你的手了!”

“我可没想让你来测量我的手,马克西姆斯先生。”这个叫迈克的小男孩说。“哦?”马格努斯挠了挠头,问,“那你想让我拿你的手怎么办?”

“哎呀,抓住我的手,这样就可以了。”迈克说,“我想让你和我一起来玩踩水。”马格努斯飞快地眨了三下眼,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有点像风的感慨,又有点像海的叹息。“我懂了。”他微笑着说,伸出手去,拉住了迈克的手。

他们一起走到大海边,脱去鞋子,脱去袜子,手拉着手,踩起水来。冰凉的波浪轻轻咬着他们的脚趾,他们兴奋地尖声叫嚷,还高唱起一支傻傻的歌。

他们堆建了一座沙堡,有四个塔楼,还挖了一条护城河。马格努斯还用带红色小圆点的手帕做了一面旗子。天快要黑下来的时候,他才和迈克挥手告别,动身回家,一路上他都吹着快活的吉格舞曲口哨。

那天晚上,马格努斯忘了数气泡、刷毛、条纹、还有其他的一切,可他入睡的时候,却还惦记着“最”高的白色浪尖儿和手拉着手的亲密“度”。第二天一大早,马格努斯赶忙去镇上取自己的新眼镜。一回到家,就赶忙测东量西,跟以前一个样儿。

不过,到了傍晚,当厅堂里的座钟响了六下时,他收起了各种各样的钟表和天平、温度计和气压计、望远镜和潜望镜……把它们存放好,还摘下了架在鼻梢的眼镜,把它放进了口袋里。他沏了一壶茶,备了一碟沙丁鱼三明治,在屋外的花园里坐了下来。然后呢,马格努斯·马克西姆斯,这位最了不起的测量大师,给自己低声哼唱起一支摇篮曲。此时,夕阳西落,新月东升,群星在无垠的夜空悄悄眨着眼睛。

绘本点评

生活并不是用来测量的,而是用来体会和珍视的。绘者用钢笔纤细、利落的线条和水彩淡雅的色调描绘出整个故事。

下载地址

展开全文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1suiju.com/guowaihuiben/lbqdcly0509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91儿童绘本网 所有,欢迎分享,转载请保留出处!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真的很想听听你的看法!

发表看法